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搜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職稱論文快速發表,最快可當天錄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296771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> 論文評鑒 >>醫學論文 >> 從脾胃論治脂溢性皮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期刊咨詢 論文投稿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老師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工作时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一 至 周日 : 9:00-6: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联系方式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老師電話:198296771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二維碼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維碼客服不帶白邊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添加微信咨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内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脾胃論治脂溢性皮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生活工作壓力大、經常熬夜、飲食辛辣油膩等原因,皮膚油膩、紅斑、脫屑以及脫發成為了許多人的煩惱,而脂溢性皮炎是引起上述癥狀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脂溢性皮炎是一種慢性丘疹鱗屑性、淺表炎癥性皮膚病,好發于頭面、胸背部等皮脂分泌旺盛處,臨床以皮膚油膩、暗紅斑,表面覆有油膩鱗屑,可出現滲出、結痂和糜爛等濕疹樣表現為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達燦教授是國醫大師朱良春先生和禤國維先生的學術繼承人。他認為脂溢性皮炎雖表現于體表,卻與五臟六腑,尤其是脾胃二臟有著密切的關系,故提出脾胃升降失常、濕熱蘊結肌膚是本病的關鍵病機,臨證以“調節脾胃升降,恢復脾胃運化”論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辨病機圓機活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脂溢性皮炎歸屬于中醫學“面油風”“白屑風”等范疇,歷代醫家多從肺經風熱、腸胃濕熱、血熱風燥或血虛風燥等立論,如《外臺秘要》記載:“頭風白屑……此本于肺熱也”,認為本病發病多與肺熱受風有關;《外科真詮》云:“面油風生于面上……陽明胃經濕熱,受風而成”;《醫宗金鑒》則認為白屑風多為“郁久燥血”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過參考古代醫家觀點,并結合嶺南地區“土地卑濕,氣候不同,夏則炎熱郁蒸,冬則溫暖無雪,風濕之氣易傷人”的氣候環境,可看出脾胃在脂溢性皮炎發病過程中的關鍵作用,臨證應注重調節脾胃升降、恢復脾胃運化的思路。治療上需重視健脾、理脾和護脾,遣方用藥多為白術、茯苓、山藥、炒黃連、炒梔子等清和之品,而少用大補猛瀉,做到補益而不礙胃,攻瀉而不傷脾。同時還應結合患者具體情況,兼顧清心火、散肝火、宣肺熱、補肝腎、清腸化濕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健脾土運化水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臨證指南醫案》云:“太陰濕土,得陽始運;陽明燥土,得陰自安!逼⑽笇偻,有生化萬物之功,脾胃功能正常,才能運化水谷精微至全身,濡養五臟六腑及形體官竅!镀⑽刚摗て⑽甘⑺フ摗诽岢觯骸鞍俨〗杂善⑽杆ザ!比羲伢w脾胃虛弱,加之飲食不節、嗜食辛辣厚味等損傷脾胃,脾運失司,津液滯留不行,則易聚而生濕,濕邪郁久化熱,上熏頭面肌膚而致病,患者常表現為頭面部片狀紅斑、糜爛滲出或油膩性痂皮等癥狀。此外,濕為陰邪,易傷陽氣,濕邪蘊結日久,則脾陽愈虛,水谷精微不布,氣血無以濡養肌膚,日久可見皮脂溢出部位皮膚干燥粗糙,淡紅斑片、糠秕樣白色鱗屑及瘙癢等表現,其病機關鍵在于脾虛濕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治療本病應始終不離培土祛濕之法,臨證需權衡濕邪與脾虛之輕重,適時調整健脾與祛濕之比例,中病即止,不過用苦寒攻伐,以免損傷脾陽,變生他癥。急性期以健脾除濕、清熱止癢為治療大法,遣方常以二陳湯為基礎方,健脾化濕理氣。對于濕熱之象明顯者,可用炒黃連、炒梔子、炒薏苡仁等炒制類藥物,由于脂溢性皮炎患者常有脾胃虛弱,此類藥經炒制后能夠清熱利濕而不傷脾胃。若糜爛滲出嚴重者,則加茵陳、布渣葉等嶺南特色藥物清熱健脾利濕,其中布渣葉有祛脂作用,常用于脂溢性脫發、痤瘡伴見頭油、面油多等癥狀者;兼大腸濕熱,大便黏滯不爽者,常加炒槐花、馬齒莧清下焦濕熱。尤其炒槐花既清大腸濕熱,又能涼血祛風止癢,正如《本草發揮》所載:“槐花,味苦平,純陰。涼大腸熱,去皮膚風”。后期濕熱已去,當培土固本,常以四君子湯、參苓白術散等益氣健脾,兼顧祛風止癢;脾虛兼有心火者,常用自擬經驗方培土清心方(太子參、山藥、薏苡仁、連翹、燈心草、淡竹葉、鉤藤、牡蠣、甘草等)以健脾清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調脾胃燮理升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醫學求是》云:“諸臟腑之氣機,五行之升降,升則賴脾氣之左旋,降則賴胃土之右轉也。故中氣旺則脾升胃降,四象得以輪旋!逼⑽笟鈾C升降有度、清升濁降,有利于維持機體陰陽平衡、上下交通的正常生理狀態。若六淫外邪、七情內傷、飲食不節等傷及脾胃,則中焦樞紐升降失調,納化失司,氣機運行失常,當升不升,當降不降,郁于中焦,致上下隔絕,陰陽不得相交。故臨床常呈現上焦火熱上炎,而中下焦虛寒內盛的寒熱錯雜之象,尤其是嶺南地區常年濕熱的氣候使得陽氣生發太過,更易致體內陰陽偏頗;颊咴谏峡梢娒娌、頭皮或胸背部潮紅、油膩性鱗屑黏附,灼熱瘙癢等皮膚疾病,或兼心煩失眠、口舌生瘡、焦慮易怒、痰黏難咯等癥狀;在下則多為腹脹納呆、怕冷、易便溏、舌淡苔白膩或黃白相間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治療此類患者,宜法葉桂“上下交損,當治其中”之思想,健脾助運治其本,清上溫下治其標,遣方多以半夏瀉心湯加減,以半夏、干姜配伍黃芩、黃連平調寒熱,燮理陰陽。方中常以太子參代黨參,太子參性平、味甘、微苦,兼具補氣、養陰生津之功,而其補氣之藥力雖較人參、黨參弱,但補而不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若兼心火旺盛而心煩失眠者,加炒梔子、珍珠母斂降心火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兼肺胃熱盛而合并脂溢性痤瘡者,合用瀉白散以清瀉肺中伏火,同時加枇杷葉(《本草經疏》謂其“性涼,善下氣,氣下則火不上升,而胃自安”)合桑葉相須為用,有疏風清熱祛脂之功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兼肝郁氣滯,咽喉異物感、痰黏難咯者,常加厚樸、紫蘇葉宣暢氣機,疏利三焦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肝郁化熱者,加柴胡、黃芩以疏利少陽氣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補后天滋養肝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醫學認為,皮脂為精血所化,由肝腎所藏,而國醫大師禤國維亦提出“皮膚頑疾,久必及腎”的思想。故認為脂溢性皮炎后期反復發作、纏綿難愈是由于腎陰不足,相火妄動,上沖頭面而成。由于現代人生活節奏加快,學習工作壓力大,憂思過度,飲食作息規律紊亂,加之嶺南地區常年濕熱氤氳,人處其中,久之易致脾虛濕困,陰精暗耗,使得陽氣過亢而不斂,出現皮脂分泌過多、口舌生瘡、心煩失眠多夢、腰膝酸困、月經不調、納差腹脹、身體困重、大便黏滯等陰虛夾濕之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治療此類患者,多從培土補腎瀉濁、調和陰陽入手,使陰液得復而虛火收斂。臨證遣方常以二至丸為基本方,方中女貞子、墨旱蓮均入肝腎二經,善滋肝腎之陰,固本培元,合并脂溢性脫發者,則加制首烏、黃精益精養血,黃芪益氣固發,F代研究亦表明女貞子中既有雄激素樣物質,也有雌激素樣物質,具有雙向調節作用。然《本草經疏》曰:“女貞子,稟天地至陰之氣……雖曰補益,偏于陰寒也,脾胃虛家,往往腹痛作瀉”,且補益之品常過于滋膩,有阻礙脾胃運化、影響藥物吸收之弊。故在應用二至丸的同時,常配伍山藥、白術、陳皮之類,既能顧護脾胃,又可補而不滯。陰虛有熱,兼有便秘者,常用白術-生地黃藥對。脂溢性皮炎的發生發展與脾胃虛弱密切相關,而大便的正常傳導變化則離不開腎陰的濡潤和脾胃中氣的推動,故予白術、生地黃相配以補脾益腎、增水行舟。后期濕邪頑固,脾腎兩虛,瘀結較重,出現皮損色暗、鱗屑肥厚者,又當合自擬經驗方三術湯,以白術、蒼術相合,標本兼治,燥濕健脾除頑濕,同時合莪術以活血通絡散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調情志形神兼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素問·寶命全形論篇》云:“凡刺之真,必先治神!薄端貑枴嵴撈芬嘣疲骸笆橙鈩t復,多食則遺,此其禁也!迸R床處方用藥時亦應重視心理、飲食等因素對患者治療及預后的影響。因此,治療脂溢性皮炎過程中除了辨證論治外,還需特別注意對患者進行健康宣教,如飲食方面應以清淡為宜,忌辛辣、甜膩、魚腥發物等,以防助長脾胃濕熱;同時囑咐患者保持心情舒暢,合理作息,不熬夜,養成食飲有節,起居有常,不妄作勞的良好生活習慣。如此諸法并施,方能取得較好的臨床療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驗案舉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患者,女,40歲,2019年1月22日初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訴:面部及頭皮反復起紅斑、干燥、脫屑伴瘙癢10年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患者訴10年來面部及頭皮反復起紅斑,上覆白色細碎鱗屑,瘙癢明顯,四肢皮膚干燥、色素沉著,診斷為“脂溢性皮炎”,予外用藥膏治療(具體不詳)可短暫緩解,但很快復發。平素畏寒,月經量少,有血塊?淘\癥見:額部、雙頰及頭皮可見片狀紅斑、干燥脫屑,局部散在丘疹,鼻周及眉弓處無皮疹,遇熱或進食辛辣后皮疹明顯加重,瘙癢劇烈,自覺面部及頭皮易出油、灼熱感,納可。平素嗜食辛辣、燒烤類食物,大便次數多,每日三四次,較黏滯,作息不規律,入睡困難且眠淺易醒,每晚僅能睡4h左右,晨起自覺頭暈疲乏。舌淡,邊有齒痕,苔黃膩,脈弦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醫診斷:脂溢性皮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醫診斷:面油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醫辨證:陰虛濕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治以滋陰清熱,健脾利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以二至丸加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處方:墨旱蓮15g,鹽女貞子15g,白術15g,蒼術10g,陳皮10g,茯苓15g,桑葉10g,布渣葉15g,蒲公英15g,丹參15g,白鮮皮15g,甘草5g。7劑,每日1劑,水煎分早晚兩次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合茶菊脂溢性洗液(主要成分:茶籽、薄荷、菊花,廣東省中醫院院內制劑,批號20080109),與普通洗發液1∶1混合,外用洗頭,每周2或3次;另加用消炎止癢霜(主要成分:丹皮酚、甘草次酸,廣東省中醫院院內制劑,批號210314),每日2次,外搽患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囑患者清淡飲食,合理作息,保持心情舒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月29日二診:面部紅斑、丘疹及灼熱感有所減輕,頭皮瘙癢較前緩解,仍有干燥脫屑,口干,晨起頭暈疲乏較前好轉,夜間仍眠淺易醒,大便每日2次,仍有黏滯感,舌脈同前。處方以初診方加黃芩10g,繼服14劑。余治療藥物和方法同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2月12日三診:面部紅斑部分消退,自覺灼熱感不明顯,頭皮脫屑減少,頭面部油膩明顯改善,瘙癢減輕,大便已成形,每日1次。仍覺夜間口干,自訴近期調整作息后每晚可睡7h,但仍感入睡困難。舌淡,邊有齒痕,苔薄黃,脈細數。處方:墨旱蓮15g,鹽女貞子15g,茯苓15g,桑葉10g,蒲公英15g,丹參15g,白鮮皮15g,黃芩10g,青蒿10g,茵陳15g,生地黃15g,山藥30g,珍珠母30g(先煎),甘草5g,14劑,每日1劑,水煎分早晚兩次溫服。余治療藥物和方法同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2月26日四診:面部紅斑基本消退,無新發皮疹,無灼熱,局部皮膚留有色素沉著,自覺面部稍有油膩,頭皮瘙癢及脫屑情況已不明顯,納眠可,藥后大便稍稀,舌暗紅,苔薄黃,脈弦細。處方以三診方去生地黃、珍珠母,加陳皮10g,續服14劑以鞏固療效,停用消炎止癢霜和茶菊脂溢性洗液,同時叮囑患者繼續注意日常調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患者共服用中藥2個月余,病情已基本穩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訪半年,未見皮疹復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語《素問·陰陽應象大論篇》曰:“年四十而陰氣自半也,起居衰矣!北纠颊邽橹心昱,六七之年,三陽脈衰,腎精日漸不足,此為陰虛之體,作息時間不規律,更加暗耗陰精,加之患者平素喜食辛辣,脾胃運化失常,濕熱內生,熏蒸頭面肌膚發為本病;颊哳^面部紅斑、丘疹、鱗屑,舌淡邊有齒痕,苔黃膩,脈弦細,考慮為陰虛兼脾虛濕郁化熱之象,虛火上擾,故眠差多夢。治以滋陰清熱,健脾利濕,以二至丸為基本方,方中墨旱蓮、女貞子補肝腎,益陰血;白術、蒼術、茯苓、陳皮健脾理氣以化濕;蒲公英、白鮮皮、桑葉清熱祛風止癢;丹參、布渣葉清熱涼血活血;生甘草解毒清熱并能調和諸藥。諸藥合用,滋腎陰、健脾胃、祛濕毒、涼血熱,正切中病機,達到標本兼治之目的。二診患者諸癥稍減,效不更方,僅加黃芩以清中上二焦之熱。三診患者大便成形,紅斑、脫屑漸退,濕熱邪毒漸消,患者夜間口干、苔薄黃,脈細數等陰虛之象逐漸顯露,故在上一方基礎上去蒼術、茯苓等利濕祛邪之品,加青蒿、茵陳、生地黃以滋陰清熱治其本,同時加珍珠母鎮心安神,山藥顧護脾胃以防寒涼傷脾。四診時脾土得健,濕邪已祛,病情已基本穩定,考慮患者睡眠好轉,故去珍珠母,藥后大便稍稀,故去生地黃,加入陳皮理氣健脾?v觀整個治療過程,前期以疏風清熱、健脾祛濕為主,兼顧養陰補腎,后期濕熱已除,則專滋陰填精,健脾固本,故獲良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@ 2008 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:51期刊論文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陜西省西安市航天產業基地航天大道288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免責聲明】:51期刊論文所提供的信息資源如有侵權、違規,請及時告知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电话直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9829677139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夏老師 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學術職稱發表咨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技术支持: 藍壇網絡 | 管理登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在线精品无码二区